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手机游戏排行榜 >

手机游戏排行榜

扬帆出海-新华网

发布日期:2022-05-13 18:0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· 奔驰车漏油私了不可以,经历了20年的发展和几代创作者的更迭,中国网络文学已吸纳了包括中国文化在内的全球文化元素,形成一种更丰富的中国传统文化的现代表述。

  “能去跟漫威宇宙、哈利·波特争夺市场的不可能是莫言、阿来,只能是孙悟空或者哪吒。”拥有16年网络文学创作史的作家阿菩,如此评价网络文学出海有可能带来的文化效应。

  艾瑞咨询《中国网络文学出海研究报告(2020年)》数据显示,2020年,中国网络文学的海外市场规模达到4.6亿元,这是该年度网络文学总市场规模的2.2%。与此同时,2021年,海外中国网络文学的用户数量达到4935.9万,比前一年增长了将近1000万。

  经过20年的茁壮成长,中国网络文学的魅力已散播到全世界,尤其是在没有政府和资本护航的情况下,其已经由粉丝渠道在网络亚文化空间落籽、生根并传播,进入了海外粉丝们的日常生活。

  “走出去”的网络文学如何向世界展现中国?距离成为强劲的文化输出力量还有多远?

  新千年进入第二个十年以来,中国网络文学不仅在本土发展迅猛,还在全球范围内带来了新一场中国文化输出,这场输出自下而上,在网络世界顽强生长。

  2014 年 12 月,美籍华人赖静平(网名 RWX)建立了第一家中国网络文学英译网站武侠世界(Wuxiaworld),被认为是中国网络文学在英语世界传播的开端,由此也引发了国内对网文出海现象的高度关注。

  一个著名的段子是,美国男子凯文·卡扎德在Wuxiaworld连追了15部网文后,成功戒掉了毒瘾。正是这个离奇的段子,让国内资本第一次注意到网文出海的可能性。

  “如今Wuxiaworld的平台上,有上千万美国人在看中国网络小说。”推文科技CEO童晔告诉《瞭望东方周刊》。

  在Wuxiaworld取得巨大成功的同时,书阅北京公司创始人兼CEO于勐于2016年上线了亚马逊Audible中文频道,随后又进入蜻蜓FM负责搭建国际平台和聚合国际内容,多年来一直在国际版权领域深耕。

  2017年,起点中文国际版上线。作为中国网络文学领先门户阅文集团旗下的英译网站,起点国际版有着丰富的内容、技术和资本储备。因其具备粉丝翻译网站无法比拟的优势,极大丰富了中国网络文学海外传播的形式,也推动了整个行业的正规化和精品化。

  起点中文国际版上线两年后,于勐创立了书阅——一个跨境的综合版权平台。在接受《瞭望东方周刊》采访时,于勐透露,书阅目前拥有55万部数字版权内容,其中包括13万部有声书,40万部电子书,还有2万多部漫画内容,涵盖了英语、德语、俄语、西班牙语、法语、意大利语、葡萄牙语、阿拉伯语等54种语言。书阅将优质的版权内容,通过授权分销和付费阅读App触达海外用户,以获得内容收入和商业化的收入。

  于勐敏锐地捕捉到了文化出海的商机——无论从市场还是政策的角度,网络文学出海都势不可挡。2020年,全球电子书和有声书的市场份额达到了176.8亿美元。同时,2021年10月,商务部等17部门联合发布《关于支持国家文化出口基地高质量发展若干措施的通知》,鼓励优质的文化内容“走出去”。

  随着文化“走出去”的深入,机器翻译以其独特优势不断吸引技术与资本的投入。推文科技在2018年上线AI智能翻译系统,并推出了以此为基础的英译网站Babelnovel。阅文集团则紧随其后,在2019年以上线部AI翻译小说的形式正式启动机器翻译项目。

  AI翻译技术的出现,解救了网文出海1.0时代的迷局——人工翻译的费时费力。至此,网文出海进入了2.0时代。

  但技术只能解决技术的问题,无法消除文化的差异。于是中国网文公司开始走上了生态出海的道路,忍痛结束艰涩的武侠、仙侠翻译文,开始找海外作者创作他们的故事,这也是为什么海外狼人文崛起,武侠、仙侠类型黯淡的原因。

  中国作家协会网络文学研究院副院长、杭州师范大学文化创意产业研究院院长夏烈表示,目前产业平台已经在同步布局海外原创,“包括阅文在内的平台,都在开辟海外原创,一个平台既有我们的网文翻译给外国人看,又有外国人自己写给外国人看的作品”。

  “小说出海与中国服装出海、电子产品出海没有本质区别,都得益于我们供应链的优势所带来的产业优势。”童晔认为,“但差别在于,小说是文化产品,文化是最容易走进人心的。”

  这是一场文学和技术的革命。植根于互联网的中国网络文学,颠覆了传统文学的生产机制,通过互联网吸收外来文化的养分,并借由技术传播到海外——随之“走出去”的,是中国文化和中国审美。

  在网络上,暨南大学历史学硕士、文艺学博士林俊敏有一个颇有知名度的笔名叫阿菩,他从2005年开始在网络上创作,以历史题材为主。2010年创作的《山海经密码》一鸣惊人,随后在中国台湾地区登陆并引发热销,同时签约韩文版和越南文版。

  和阿菩其他很多作品一样,《山海经密码》将故事设定在中国古代,展示了作者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。

  阿菩在接受《瞭望东方周刊》采访时表示,他并不认为放置在中国传统历史背景里的故事会在海外更受欢迎,“我们把所有的中国元素、中国文化变得更好玩,把它激活,这才是网络文学的正确道路”。

  “要扩大文化的影响力,扩大中国文化在世界文化传播中的占比,不是直接强推给别人,历史和文化应作为一种支撑和源泉而存在。哪怕是描写对未来的幻想,都要根植于现实和历史,民族历史越悠久,文化底蕴越丰富,能创作的东西就越多。”阿菩说。

  横扫天涯,原名杨汉亮,2007年开始网络文学创作,他的作品《天道图书馆》在起点国际上长期占据海外点击、推荐榜双榜第一;在2017年第三届中国原创文学风云榜中,荣获“年度受海外欢迎IP”。

  横扫天涯在《天道图书馆》中设计了三个大境界,分别是武者、化凡、圣者。每一个大境界,再细分为九个小境界。这些等级说起来复杂,实际上是融合了道家、儒家等许多中国传统文化。

  《天道图书馆》属于玄幻类网文创作,玄幻类作品完全是网络文学的产物。伴随中国的崛起,外国读者对中国特有的传统文化感到好奇。阿菩认为,《天道图书馆》蕴含了东方独有的为师之道和师生哲学,又与欧美文化比较匹配,因此受到了欧美读者的欢迎。

  越南首都河内丁礼街的一家书店里摆放着中国网络文学《盗墓笔记》和一些其他小说的越文版(章建华/摄)

  阿菩还有一个身份,是中国作协网络文学委员会委员、广东网络文学创作委员会主任。他自称是“第二代网络文学写作者”,从事网络文学创作和研究已16年。在阿菩看来,对待海外文化的态度,一代又一代创作者经历了有趣的演变。

  “我们这一代,被如今的‘95后’创作者称为‘老家伙’,我们的创作被称为‘传统网文’——更注重故事性,对一些外来文化的态度是既欣赏又排斥。”阿菩说,“年轻一代创作者则更加多元,也更加中国化。因为自信心已经培育起来,他们对外来文化是完全平视的态度,可以把欧美的、日韩的一些文化元素运用得非常自然。”

  经历了20年的发展和几代创作者的更迭,中国网络文学已吸纳了包括中国文化在内的全球文化元素,形成一种更丰富的中国传统文化的现代表述。

  北京大学中文系博士金恩惠认为,互联网使中国网络文学从多个国家汲取营养成为了可能。例如,“萌”“壁咚”等来自日本的词汇在中国网络文学中被频繁使用;以《英雄联盟》(美国RiotGames)、《绝地求生》(韩国PUBG)等网络游戏为素材的中国网络文学不断产出。这些现象,体现了中国网络文学正在与世界共享文化资源。

  以这种共享文化资源为基础,海外读者进入中国网络文学的门槛大大降低,“走出去”效率大幅提高。

  2020年,由爱潜水的乌贼创作的幻想小说《诡秘之主》在全球大受欢迎。外媒认为,其之所以能得到全球跨文化读者喜爱,关键在于将东方文化情怀融入到了一个具有世界风情的优秀故事中,是一部“属于所有地球人”的作品。

  2021年3月,中国社会科学院发布《2020年度中国网络文学发展报告》认为,“Z世代”(“ 95后”及“00后”)已成为主流。出生于1995年的网络文学作家齐佩甲就是其中一员,他凭借游戏异界类小说《超神机械师》一书“封神”,并入选海外影响力榜。《超神机械师》吸纳了大量时下流行的游戏元素,大大降低了海外网友接纳和阅读的门槛。

  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、资深网络文学研究者邵燕君认为,中国网络文学为什么能够出海,并不仅仅是因为单纯讲“中国的故事”,而是讲“好故事”。这应该成为中国网文的出海方向,“我们为全世界的读者生产最好看的类型小说,因为是中国人写的,里面人当然融合了中国的文化、中国的魅力”。

  阿菩在做博士论文时,将中国网络文学作为研究对象,导师提议在网络文学前加上“中国”两个字,阿菩拒绝了:“研究网络文学,只能是中国的。”

  阿菩认为,从歌谣传唱到甲骨文、金文、竹简创作、纸张创作,再到印刷品,中国文学经历了四次巨变。从网络文学开始,中国文学迎来了第五次巨变,那就是文学的载体从实体化的书写转向虚拟化的创作。网络文学出海与传统文学出海不一样,它是“自下而上”的出海——从读者到翻译者,再到创作者,一开始都是根植于兴趣,而不是借由政府或资本等外力的推动。“由民间发起,从兴趣上生长起来的东西,它的生命力会非常顽强”。

  如果说中国现代文学是深受外来文学的影响,那么中国网络文学从故事到创作模式都更具本土性,属于强势输出的那一方。在网络文学出海被普遍看好的今天,我们的网络文学到底在输出什么?它的未来在何方?

  邵燕君认为,中国网络文学是世界网络文艺的一部分,它的诞生深受世界流行文艺的滋养,以中国原创的生产机制为动力,为类型文学这一在印刷媒介中成熟的形态插上了网络的翅膀,使其在总体数量规模和类型丰富度等方面都获得了长足发展。

  当中国网络文学走向世界,不但展现了中华文明的传统魅力,也使文学这一古老的艺术形态焕发青春,继续成为当下世界文艺中的活跃部分。中国网络文学对世界流行文艺的“反哺”,也在一定程度上加速了世界文学的媒介变迁。

  邵燕君及其团队在《媒介革命视野下的中国网络文学海外传播》一文中提出,中国网络文学能够“反哺”给世界的,不仅是生产规模更大、更专业的类型小说,也不仅是负载着悠久文化历史传统的中国故事,更是那套携带着先进媒介能量的原创性生产机制。这是“把网络媒介的基因和消费经济的基因结合在一起,形成了以粉丝经济为基准的一种UGC的生产模式”。

  海外翻译网站的建构最初大都参照中国网站模式,随后也进行了不同方式的“本土化”更新,有的甚至开始尝试本语种网络类型文学的创作。随着中国网络文学海外传播力量的上升,目前似乎仍铁板一块的西方纸质畅销书出版机制将被撬动,从而促进文学生产从印刷时代向网络时代过渡。

  回顾中国网络文学出海历程,邵燕君预计,中国网络文学未来有望与美国好莱坞电影、日本动漫、韩国电视剧等全球流行文艺一样,成为具有国际竞争力、能够代表本国特色的文化“走出去”力量。